2019-09-18
长子受托签字,家人能否反悔

父亲出车祸,长子持其母亲、胞弟的委托书与肇事者王某胞兄王某某,在人民调解委员会的主持下,达成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人民调解协议书。赔偿死者受伤及死亡的各项损失总计23万元。此时王某因涉嫌犯交通肇事罪在押,由长子出具了刑事谅解书,在谅解书上长子签上母亲、胞弟及自己的姓名。几个月后,次子同他的母亲又将对方告上法庭,要求对方赔偿38万元。法院作出了一审判决:驳回原告诉讼请求。

本案争议焦点在于,在谅解书上长子代母亲和胞弟签上姓名是否有效?

一种观点认为,在谅解书上长子代母亲和胞弟签上姓名没有法律效力。

另一种观点认为,长子在谅解书上代母亲和胞弟签上姓名具有法律效力,是他们真实意志的表现。

笔者认为,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,正当行使自己的合法权利并履行义务。第三人有理由相信行为人有权代理,第三人且善意无过失的应构成表见代理。《合同法》第四十九条规定,“行为人没有代理权、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以被代理人名义订立合同,相对人有理由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的,该代理行为有效。”根据法律规定,可知表见代理应具备以下构成条件:一是行为人无代理权;二是有使相对人相信行为人具有代理权的事实或理由;三是相对人为善意且无过失;四是行为人与相对人之间的民事行为具备民事行为的有效要件。

本起交通事故致一人死亡,对于肇事方及受害方,双方家庭都是异乎寻常的大事,王某因涉嫌交通肇事罪被关押,长子持有其母亲、其胞弟的委托书,到交警部门设立的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。虽然委托书上签名不是本人所签,但母亲和胞弟因为过度悲伤没有到场调解,亦符合常理。故应认定长子善意无过失,在谅解书上代母亲和胞弟签上姓名的行为构成表见代理,该代理行为有效。遂作出了上述判决。